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上乘天道为何?

作品:《峨眉祖师

????紫霄宫中,泰皇重新凝聚精神,而鸿钧老祖好不容易把那帮子捣乱的人给喷的坐了下去,此时却又有人站起身来,表示已经听完天理运转,不再准备待在这里了。

????鸿钧老祖看清此人,不是旁人,正是佛陀。

????“接引佛祖作何意去?”

????他发出询问:“天道之论未曾讲完,佛祖便无话可言吗?”

????佛陀笑了笑:“天理智慧,十八诸界,观五蕴皆空,老祖所言,乃当为大乘佛法。”

????鸿钧老祖问:“何为大乘佛?”

????佛陀答曰:“可使无量众生开渡彼岸,九天十地,三界诸尘,听闻我声,然大乘佛绝情无欲,当以道理为重。”

????鸿钧老祖问:“既有大乘佛,可有小乘佛?”

????他话语中颇为自傲:“天道轮转,本为无情至公,有私则不公,天理便崩,如我过去言,非我当世语。”

????佛陀道:“小乘佛,我观如冥道,渡自己不渡众生,不求诸圣从解脱,唯自己观觉清静,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若想看破苦难冥海,踏过六道轮回,若不证本心,如何解脱?”

????鸿钧老祖露出微笑:“天之道,高也,冥之道,卑也。”

????佛陀摇头失笑:“却也不对,老祖所言有些自傲了,须得知晓,这大乘佛非大,此小乘佛非小,老祖此眼,如入妄境,不美也。”

????他说完便起身离去,身上光华普照,枯败的身体仿佛重获新生,那种朝气越发的明显了。

????伏羲看着佛陀离开,在他彻底走出宫阙前,忽然开问:“佛祖见天道之道,如见大乘佛,想冥道之道,猜为小乘佛,那我人道之道,当为中乘佛也?”

????佛陀驻足,回头开口:“无量慈悲,人道之道,仅是人也,佛亦是人,既是这样,又哪里来的中乘佛呢?”

????“所谓佛,不过是一种体悟生死、天地的修行境界罢了,一种称谓,皆处于道之内,在上则为仙,在天则为神,在地则为圣,在东方则为灵精,在苍野即为牧民,或称长生天主,或称九天真王,或称至高上帝,或在西天,唤雷音如来,其实都是一个意思。”

????“大乘为天渡众生,宏观者也;小乘为冥渡己身,微观者也。”

????佛陀说完,彻底迈步离开,伏羲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,而鸿钧老祖亦是如灵光乍现,微有诧异,此时开口,声音传遍紫霄:

????“佛祖实是大智慧者也。”

????鸿钧老祖发现自己确实是小看了佛陀,没想到这个家伙的进步如此神速,再想想当年的天尊路之争,佛陀确实是走上了一条通天大道。

????这是从没有人走过的道路,也正如他所说,在天呼九天真王,在外呼长生天主,在远称至高上帝,在西天,称雷音如来,其实都是一个意思。

????而宫阙中,伏羲此时也站起来,闹腾了半个甲子,也差不多准备结束了,他看了看女娲,发现这个姑娘倒是记了不少东西,虽然大部分都没什么用.....

????人家胡扯的一些东西你记在案牍上做什么!

????伏羲摇了摇头,对鸿钧道:“天道下济而光明生,天行有常,天行有常!”

????“道为宇宙之本根,天之道为天之规则,不可见不可闻不可说不可名,混洪而起于元始之间,超乎于无终之后,天之道若有形态,若可讲述,则落入下乘,我所认为,老祖所言皆为下乘天道。”

????鸿钧老祖道:“佛陀说我是大乘佛道,你却言我是下乘天道,那上乘天道又何在?”

????伏羲哈哈一笑:“我师太乙曾言,天了无质,瞻而远之,太虚无体,高远无极!”

????“如若参透,如见空无之光,当为上乘天道!”

????声音震动,紫霄内连泰皇都目露思索,鸿钧老祖一愣,随后咀嚼数分,神情连续变化数次,最后发出一声慨然长叹。

????“如天了无质,瞻而远之,太虚无体,高远无极,所谓见得空无之光,乘寰宇之变!可这般境界,这天下间,便是天尊都做不到啊!”

????于此同时,鸿钧老祖的心声也确切实际的反馈到太宁天尊的心灵中,处于天宫内的太宁天尊在这一瞬间,陡然感觉到了生平从未曾有过的震恐!

????太乙懂天之道,远在他之上,曾经的设想确实成为了现实,并且更加的可怕与恐怖,太宁天尊在这一刻越是思索越是惧怕,他感觉到,太乙能说出这些话,是否已经触及到了空无之变?!

????他的天尊缺陷,怕不是已经快要补全了!

????渡过天尊劫的天尊,古来只有他们二位,虽然开始时相比其余天尊显得弱小,但成长起来却是极快,并且一旦补全缺漏,相比其余天尊,只会更强,不会更弱!

????只要渡过这一段孱弱期,太乙太宁,不仅仅是作为第六世的当世天尊,同时更是古往今来唯独二两个渡过天尊劫的超级天尊,甚至能够做到力压前辈!

????然而如今,距离他们证为天尊,才过去多少时间?

????一个千年还是两个千年?!

????自从上一次太乙回溯光阴之后,他回来便完全不同了,太宁不明白他经历了什么,而此时,太乙曾经说过的话,借助伏羲的口转述给鸿钧老祖,同时更让太宁天尊感觉到惧怕与威胁!

????若太乙掌天人二道,那他太宁在鸿荒又该何去何从?

????同为当世天尊,如果权柄比重失去平衡,那他太宁岂不是要被太乙压一辈子?

????天尊不死不灭,自己岂不是永远都活在太乙的阴影之下?!

????“岂能如此!岂能如此!”

????他突然大恨,愤怒的砸在天宫的光明大地上,整个云霄都被撕裂,天宫内泛起七色的光明波动,太宁天尊再一次感觉到了当时的无力感,同时又想起了在证天尊路时,鹊桥仙对自己的评价。

????唯独不得光阴欢喜。

????也就是说,未来对于太宁,是有些不友好的。

????但这又是为什么?!

????“我决不可让太乙的光辉盖压我!罗天道果,天不予我,我自取之!我为天道之主!我才是天道之主!”

????w230514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