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二入应天

作品:《道门法则

????陈眠竹从自家柴扉中出来,眼望自己老母亲、严妻和刚刚五岁的孩子,挥了挥手:“不要送了。”

????见老娘眼眶泛红,不禁失笑:“这是作甚?应天不是龙潭虎穴,我又不是回不来了,上次不就安安稳稳回来了嘛。”

????妻子瞪眼道:“不一样,上次你去的时候还没开打,这次打了人家两回,能一样?”

????陈眠竹缩了缩脖子:“道门是不胡乱杀人的,赵方丈那人最讲规矩,我按规矩办事,稳妥得很,你们以为跟灵鳌岛一样……”

????妻子一巴掌拍在陈眠竹脑壳上,斥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?“

????陈眠竹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脑门,暗自叹了口气:娶妻绝不能娶比自己修为高的啊......

????只好转过头向自己的儿子道:“等为父回来,给你带中原的好玩意儿。”

????至码头处,登上海船,见堆场上满是各种海货、矿产,就这么随意一堆一堆如小山般散落在空地上,许多东西上面都覆盖着海草泥沙,还有大量矿石已经分不清原色,被海风吹拂、雨水浇得透了,也没人有心思管一管。

????玉京子从他袖袋中爬了出来,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货物,道:“造孽啊,这能买多少书……”

????陈眠竹摇了摇头,转身吩咐:“开船。”

????从灵鳌岛启程至应天,需要半个多月的航行,途中,陈眠竹路过南翎岛时停留了两个晚上,补充了淡水和食物。南翎岛的岛主是他的好友,向他道:“望陈老弟此行顺遂,能把条款谈下来,一举底定东海战事!”

????陈眠竹笑道:“你当日不是最为积极的么,声称要和道门打个天翻地覆,怎么又如此急切了?”

????南翎岛岛主叹道:“谁能想到会打那么久,弟兄们的东西都供应不上了,封海已经两年了......”

????陈眠竹纠正道:“刚一年半。”

????那岛主苦笑:“刚一年半?我还以为两年多了......别看连胜两场,但损失很大,我岛上死了二十多个弟兄,都是视如手足的,还有十八个已经残了,行动不便。总之,陈老弟尽量多为弟兄们想想,这场战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。”

????陈眠竹道:“可梧桐盟主要当灵鳌阁长老,你们这些岛主,又个个都想当一馆之主,联席会议怎么可能答应?人家办事是有规矩的,哪里能建馆阁,哪些宗门可入诸真宗派簿,不是嘴皮子一动就能办了的,更不是咱们能够强行索要的。谁答应了,谁就要负责,在文书档案中留下记载,你说谁敢担这个责?”

????那岛主失望道:“也就是说,陈老弟你这次还是空跑一趟?”

????陈眠竹道:“尽人事听天命罢了,难啊。”

????二月初一,陈眠竹亮出了自己的修行证,经检查无商货后,被允许停靠在了燕子矶码头。

????赶来迎接的芊寻道童一见陈眠竹,立时催促:“快,快!”

????陈眠竹含笑从座舱中提出一个大坛子,芊寻道童匆匆忙忙打开,里面飘出一股酒糟的香味。她迫不及待的伸手进去,掏出一把鱿鱼丝,直接塞进嘴里,一边咀嚼一边陶醉:“娘亲的味道!好吃!”

????陈眠竹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递过去,芊寻道童忙将手里的鱿鱼丝塞嘴里,在衣襟上使劲擦了几把手,接过来一看封面的上字迹——吾女亲启,顿时忍不住嚎啕大哭:“娘啊!”

????芊寻道童家在寻龟岛,距中原大陆不知几千里之遥,飞符收不到,陈眠竹受其所托,回到灵鳌岛后又派人辗转前往,终于得了三娘子一封书信,让离家数年的芊寻道童再也按耐不住,就在码头上大哭不止。

????哭罢,芊寻道童心头畅快了许多,捧着几乎和她一样高的大坛子往回走,死死抱着也不撒手,陈眠竹劝了两次让她收起来,或者装进储物法器里,她也不听。

????到了鸡鸣观,迎出来的柳初九和林阿雨有些纳闷,还问陈眠竹:“芊寻呢?这个坛子是什么法器?还会自己走?诸葛家光新造的?”

????芊寻从坛子后露出脑袋,气道:“你们两个才是法器,你们两个全家都是法器!”

????安顿下来之后,陈眠竹抱着一堆材料去找杨福文,按照程序申请拜见赵方丈。因为他的特殊身份,申请材料又相当规范、十分过硬,三天之后便得到了赵然的接见。

????将自己的来意讲明之后,赵然道:“之前已经有人代为提出了你们的要求……”

????陈眠竹连忙更正:“方丈,是他们的要求!”

????赵然笑了笑,续道:“条件没有任何改变,贫道之前已经拒绝了,为何又将你派过来重申一遍呢?”

????陈眠竹道:“他们认为,或许中间人的传话有所偏差,所以让我来了,因为梧桐盟主认为,两战之后,方丈您应该同意招安才是正理,更何况梧桐盟主还做了大踏步退让。”

????“偏居一隅,他们了解道门么?了解大明么?凭什么以为我同意了招安才是正理?可笑至极!”

????“的确如此,没有在应天住过,没有在方丈麾下做过事,他们是不会知道什么才是正理。”

????“你回去告诉他们,告诉梧桐,他的条件,贫道一条都不答应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什么时候走?”

????“能否请方丈给个正式的回复文书?”

????“可以,找川药办。”

????“小人打算在应天待一段日子再回去,恳请方丈应允,也请方丈放心,小人知道规矩,绝不将此间的消息泄露回去。”

????赵然想了想道:“可以让川药将回复文书的日期落在你临走前一天。”

????“那就太感谢了!”

????“至于消息,你想告诉他们什么都由你,这个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????从赵然书房出来后,陈眠竹在鸡鸣观里溜了两圈,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,感到非常亲切、非常平和。

????玉京子探出头来催促:“快下山啊,去书坊,三国也不知出了几回新章节,这大半年的,都快把我在岛上憋死了。对了,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话本,快啊!”

????陈眠竹带着玉京子下山,先去书坊买了一大堆期刊和几种新话本合集,然后又去秦淮河找了艘画舫,花了十两银子,美滋滋的睡了一觉,歇宿到第二天才回到鸡鸣观。

????迎面撞见芊寻道童,芊寻眼睛一亮,问:“现在有空吗?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

????“各方友好人士座谈会,马上就开了,咱俩一起去会场照相。”

????w230514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