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狐狸哨

作品:《金枝夙孽

????王子又试了几次,他绝对不可能在不脱离竹笋情况下,碰到罐子,只能跳下去。他下定决心放开握住竹笋的手,却感觉到在那一刹那有东西拉住了他。

????原来是那只小手忽然伸长纤细的手臂稳稳地拉住他,确保他即使脱离竹笋也绝对不会真的摔落。

????这真是太好了,但是如果低头看的话会发现,小手的骨头已经呈现了一种分裂状态。这已经是它的极限,也就是说,如果自己不能够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拿到想要的东西,这只小手就会全部碎裂,手心的冷汗似乎瞬间浸透巴伦王子皮肤。他能够感觉到他与小手之间紧紧握住的地方开始油滑。他咬紧牙关,继续拉长小手,没有办法了,只能如此,他能够听到一种细细的撕裂的声音,是那些骨头们,被距离的长度,狠狠拉扯的声音,它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崩溃。

????那种破碎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多,他知道骨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,其他的碎裂也会如期而至,但是突然那个黑乎乎的,握在那个大块头手里的东西,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出现,动了两下,巴伦王子能够感到自己的心也随着它的颤动重重地震动了两下。那只瓶子一定是感觉到了自己,对了,那只瓶子在动,虽然动作很迟缓,但是它在慢慢的把自己抽出那个大块头的手心。

????巴伦王子咬着嘴唇不断在心里默念着,要快要快呀,来到我的手里,快回到我的手里,你是我的。但是那个大块头是把那个罐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的,也就是说罐子现在的移动虽然慢,但是它实际上付出的力量的力量,要比巴伦王子能够看到的多出来更多。

????就在那瓶子马上移出来的时候,忽然所有向外移动的动作,顿了下来。巴伦王子急得直咬嘴唇,然后发现在大块头的袖子上,有一个钩子正好挂住了那只黑乎乎瓷瓶身上的一个突出圆环。这本来就是大块头故意的,以确保这个罐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掉落他的身体。

????巴伦王子继续伸长自己的身子。他已经能够握住那罐子,只需要把它从那个大块头的袖子上摘下来,但是那个钩子是反着的,需要把他的胳膊换一个方向。巴伦王子刚把他的手指抬起来,就听到远处有什么东西,如同虎啸龙吟的吼了那么一声,这下子可糟了,无论如何大块头都不可能再继续做梦了,这声音不仅带着恐怖的音调,而且所伴随的震动也极其庞大,巴伦王子还在想怎么办?那只小手已经用巨大的力量把他拉了回去,它已经被伸展到极限的骨头,以惊人的速度收缩,几乎是在眨眼之间,巴伦王子已经远离开他刚刚想要紧握住的那只瓷瓶,回到了竹笋上面。

????此时,下面已经传来了一种更加惨人的惊叫声,不仅能够擦过空气,而且仿佛长了一万只触角,一直执着的要钻入人的耳朵里面一样,仿佛是厉鬼的哭泣之声,现在巴伦王子见多识广,对这些鬼不鬼人不人的根本不害怕,主要是这声音也出现的太不凑巧了,他马上就要得手了。

????等巴伦王子安顿好自己,再向下面看的时候发现,这些大块头已经乱成了一团,他们不知道看到了什么。一个接一个的跳起来,紧握起手中的家伙事儿。无论如何,这倒是一个能够逃出去的好机会,但是此时的巴伦王子却并不想远离他们,那只瓶子还在他们手上,那只跟他有绝对渊源,能够感应到他,刚刚也在感应他的瓶子还在他们手里,他是不会离开他们的。

????此时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地方,传来了一种动物的喊声,那种动物的喊声有点小,但是能够听得出来是报信儿用的,只要仔细听的话,就能听到它们用于传递某种信号的固定规律!,看来这些家伙比巴伦王子想的,还要贼得多也更加精的多,如果刚刚自己拿到了那个瓶子,再从那个方向跑的话,就会撞上他们预先留下的报信儿的小动物,那到底是什么?不是狗,也不是鸟类的声音,是另外的一种,沙漠上经常会出现的而他却绝对不知名的东西,看来,他们的主子也是花了大本钱对他们进行培养的,准备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????巴伦王子想起了拉住自己的小手,回头看那只小手臂的时候,发现它的手臂又恢复了刚刚白骨时,光洁如初的样子,那些在刚刚因为要努力拉伸而形成的各种龟裂纹,碎裂纹全部愈合再无一丁点儿痕迹!就只是有一点遗憾,从这只小手臂刚刚能够拉伸的距离来看,还是有点儿短,如果能够随心所欲的拉长就好了。

????那只小手忽然很急切扭动巴伦王子的头,意思是让巴伦王子看他的下面,巴伦王子机警的照做,果然看到正有什么东西,仿佛是在这些大块头们中间乱窜。但是很奇怪的是那些草和现在的这根竹笋之间,有一些隐秘的让人看不清脚下是什么的地方,他站在这样的高度向下看时,下面的状况就变得更加婆娑不清。他也看不清,那是什么,反正那些东西让这些大块儿头们很着急。一定是因为那巴伦王子试图了几次,仍然看不清的东西的速度太快的原因!巴伦王子站在上面可以看到那无法具象的东西快速的掠过这些草地,在上面制造了草叶乱响的巨大声音。

????那些家伙们一开始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但是发现他们都没有受伤,也没有什么损失,只是被骚扰得不胜其烦。现在的他们,已经睡意全无,巴伦王子一直注意着那个抱着瓷瓶,而且刚刚在睡梦中也紧紧抱住的那只瓷瓶,几乎要被自己拉出来的家伙,现在完全清醒的他也发现了他身上的东西出现了问题。但是他也不太敢相信,到底是什么东西,动了他身上的瓷瓶,还是他在睡梦中把瓷瓶拉了出来,他低着头仔细的分析,本来想要告诉别人什么,但是却被脚下乱窜的东西,吓得左跳右蹦,忙得不亦乐乎,根本没有时间跟他身边的人说这件事情,当然,他身边的人也完全没有时间听他说什么,他们都遭到了那东西的攻击,但具体上也不像是攻击,起码现在还不是,但是谁也不敢确定之后是不是。

????当这些大块头们实在受不了时候,就打了一个呼哨,那个之前给他们报警发出声音的动物出现了,那是几只长着三角脑袋的,既像狐狸又不是狐狸的东西,但是它们的叫声却很尖锐……

????w23051412